柯文哲:台湾人400年来习惯当顺民 我是突变种

柯文哲:台湾人400年来习惯当顺民 我是突变种

柯文哲:台湾人400年来习惯当顺民 我是突变种

  综合台湾媒体9月10日报道,台北市长柯文哲10日上午出席“台湾的悲怆年代 从皇民化到二二八”研讨会。不出意外,柯文哲再度语出惊人。

  “郑成功如果多活十年,整个亚洲历史会改变。”柯文哲声称,郑成功占领台湾后,战略上有两个思考,一个是西向、打回中国大陆;一个是南向、进攻吕宋。柯文哲耍起“历史假设论”时不忘为蔡英文当局背书:假设当年郑成功舍弃西向,改为现在政府所推的“南向政策”,打下吕宋,历史上就会出现“两个中国”,一是“大陆中国”,另一是“海洋中国”,“历史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很难判读。”

  柯文哲认为,台湾从350前就精神错乱,什么名称都有,包括台湾、“中华民国”、“中华民国在台湾”、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、中国台湾省、中华台北、福尔摩沙、台北文化办事处,“我都不晓得我现在是谁。”

  柯文哲透露,他有一次“谷歌”郑成功,跑出两个图片,一个日本浪人,一个是中国明朝官员,其实郑成功只活了39年,“谜一样的人生”,更是台湾精神错乱的代表,爸爸是中国人,妈妈是日本人;他是文人也是军人,他既是海盗也是官兵,“正确的说法,应该是领有执照的海盗”。郑成功一家人都分裂,家人中有的归顺清廷,也有的效忠明朝。

柯文哲(资料图)
柯文哲(资料图)

  “台湾很倒霉,周围都是强国。”柯文哲称,台湾历经郑成功、中国大陆、日本等统治,挑战太过严厉,超过台湾所能负荷,才会造成台湾如此苦闷。

  柯文哲也谈到了“台式悲情”。他称台湾是“苦闷的民族”,小时候看歌仔戏,都是被后母苦毒的剧情,连歌曲也是,例如烧肉粽,歌词就凸显出失业很严重,直到“爱拼才会赢”的歌出来才开始振奋,“就像我们的民族英雄是廖添丁,为何不是罗宾汉,显示我们是悲苦的民族”。

  柯文哲表示,每一代的台湾人永远都只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“自我侮辱、批判,以求在新政权之下苟活”;另一个就是“投降、当顺民”。个性会遗传,乖的狗跟乖的狗生出来的狗会更乖,从400年历史来看,台湾人只要反抗,就会被杀,所以大家选择当顺民,“顺民跟顺民结婚,生出来的就更顺,而我是突变种!”

  柯文哲说,台湾人不断摧残自己苟活,导致文化无法延续。但他相信,“容忍是自由的基础”,每个台湾人有不同过去,但要试着容忍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人,台湾才能减少分裂,走向共同的未来。